中央政治局常委介绍

习近平

李克强

张德江

俞正声

刘云山

王岐山

张高丽
马 凯 王沪宁 刘延东
刘奇葆 许其亮 孙春兰
孙政才 李建国 李源潮
汪 洋 张春贤 范长龙
孟建柱 赵乐际 胡春华
栗战书 郭金龙 韩 正
杜青林 赵洪祝 杨 晶
工作人员查询
曝光与举报 >>
信访指南 >>
各省中心 >>
新书推荐
中国榜书艺术
为人处世要懂心计学
追梦
家是爱的窝
羊皮卷
家是爱之窝
谈判力(哈佛最为权威的
慢养:给孩子一个好性格(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当前位置:首页 > 曝光与举报 >

福建宁德政府违法建港 滥用公权侵占百姓权益

来源:高层领导信息网  时间:2013-06-14 10:07 字体: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福建宁德政府违法建港 滥用公权侵占百姓权益

 

 编者按:公安机关功能的泛化,除了其自身对社会公众服务范畴的良性拓展,更大的成分是被权力差遣下的被动应付。在一个地区,公安机关作为政府行政执法部门,与其它部门有着各不相同的职责。如今很多地方,在许多事情都离不开公安的“警车开道”,甚至有些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也要动用公安警力来应对。似乎惟有公安的威严和震慑,才能让老百姓不敢轻易造次和违心顺从。可如果政府行违法之事,同样再动用公权力,岂不构成执法犯法之嫌?国家对此违法行为三令五申,可一些地方政府总会顶风犯上。执政部门是怎样的胆量敢如此叫嚣国家政策?又是如何的居心可滥用公权欺压百姓?是谁再给法制中国抹污?

 

 今年1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就做好新形势下政法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坚持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并要求全国政法机关要顺应人民群众对公共安全、司法公正、权益保障的新期待,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坚决反对执法不公、滥用公权,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然而,就在中央三令五申的高压纪律下,福建省宁德市依然我行我素,滥用公权欺压百姓。     

 


   

 政府官员将老百姓拖离被征现场

 

 福建省宁德福安市下白石镇外宅水产养殖联合体群众以及福清市贯行灯饰有限公司法人马妙花实各举报福建省宁德市委市政府、福安市海洋与渔业局滥用警力违法征地,不顾众多养殖户死活,肆意侵占百姓合法权益。 

 


 受伤的老百姓被抬离现场


 受伤的老百姓已昏迷不醒

               

 近日,记者前往福建省宁德市就此相关事宜进行采访调查。

 

 当事人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协议书,记者在协议书中看到:福建省宁德福安市下白石镇外宅水产养殖联合体、福清市贯行灯饰有限公司于2004年共60余股东集资千余万元与下白石镇福屿村委,福渔村委签订协议(附议)

 

    甲方:福安市下白石镇福屿村民委员会  法人代表:蒋信全

福安市下白石镇福渔村民委员会  法人代表:蒋陵发

 

    乙方:福清市贯行灯饰有限公司        法人代表:马妙花

福安市外宅水产养殖(联合体)  法人代表:王梦招

 

    为了解决历史以来福屿、福渔两村道路交通让群众方便开发致富,将漳屿泸门港滩涂300亩与漳屿新塘两号面积约100亩,累计400亩给乙方开发养殖生产,经双方协商特订协议。

 

 协议书的第二条:甲方将漳屿泸门港滩涂与漳屿新塘给乙方发展围垦养殖期限46年,从农历2005年底至2051年底止期限46年。(46年后收回原主)乙方在开发生产期内,一切收入归乙方,甲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向乙方收费。若遇权属纠纷应由甲方负责处理。

 

 四至:东至漳屿农塘石坡为界,西至小屿山塘堤山跤为界,南至小屿山土尾水为界,北至泸门口为界。

 

    马妙花告诉记者:“在我们未开发滩涂前,事先花了近千万来为他们村里修路,这也算是一个附加条件。不过为了合作以及后续的发展,前期我们宁可赔些也没关系,可是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么多想像不到的事情。”

 

    “我们在养殖的前期,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也就是到了2009年我们再次投入上千万元进行野生大黄鱼养殖,才有了较好的经济效益。但好景不长,我们可以说连本也没有赚回来,2012年9月,宁德市政府及有关单位决定征用该地段建设港口。”养殖户如是说。

 

 另一份‘协议书’ 被逼无奈下签订

 

为了完善海域使用制度,合理开发、整理、利用经营海域,加强海域管理,促进宁德港三都澳港区漳湾作业区8#9#泊位项目建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法》、《福建省海域使用补偿办法》和《宁德市人民政府关于宁德市漳湾临海工业区征用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宁政文[2011]392号)以及2012年11月21日宁德市8#9#泊位项目协调会议精神。就依法收回海域种苗补偿事宜,经甲乙双方充分协商,达成如下种苗补偿协议:

 

协议书中确认收回养殖塘面积:251.39亩;种苗补偿标准每斤补偿26元。

 

甲方:宁德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 法人代表 池浩


    乙方:养殖人(代表)王梦招 马妙花

 

见证单位:宁德市港务集团有限公司


              下白石镇人民政府

 

就是这样一份双方协商后而签订的协议书,看似合情合理,实则争议纷纭。

 

“我们是在政府的被逼无奈下不得已才签的这份协议,当时如果不签,我们养殖的鱼就要面临强捞的局面,那是我们的心血,眼睁睁的看着心血被毁,实在是没办法。”福清市贯行灯饰有限公司法人马妙花告诉记者。

 

“2012年12月29日和2013年1月3日,福安市政府副市长林志生带队,公安、武警、执法大队等公务人员200余人对我们养殖基地的建筑物进行强行拆除,对鱼塘进行填沙,我们所养的大黄鱼也被他们强行捕捞(有现场录像为据)。接下来7日、8日也都进行对我们鱼塘里的鱼强行捕捞。11日这天也是要这样强捞,我们这些百姓实在撑不住了,根本无法和强势执法的政府工作人员抗衡,没办法只好签了。”  

 


林志生副市长现场指挥强征强捕


 政府官员将养殖户拖离现场

                            

项目违规 未批先建

 

“漳湾港8#9#这个项目是廖小军(现任宁德市委书记)招商引资过来的项目,他曾讲过宁可不当宁德市委书记也要把这项目进行到底,而且也会不择手段。”当地一位知情人这样对记者说。

 

宁德市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曾对记者讲:该项目已经立项规划完,征地手续、建设施工证以及环评都在正在办理中。

 

记者在福州港三都澳港区漳湾作业区8#、9#项目基地看到,此处正在施工作业。

 

 养殖户王梦招告诉记者:“2012年12月17日,有几个自称是福安市海洋与渔业局的工作人员,既不向我们出示证件,也不宣读文书内容,就向我们宣布,将对泸门港池塘实施强制拆除。”

 

    同年12月19日,养殖户向福安市海洋与渔业局索要相关法律文书,却遭到海洋与渔业局的工作人员无理拒绝。

 

“我们至今不知道对方是依据哪条法律,根据什么事实,履行什么程序,甚至不知道是哪一个行政机关作出了什么文号的强制拆除决定。

 

12月21日,我们又向宁德市政府法制办以及宁德市海洋渔业局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却遭到行政机关的无理拒收。

 

我方多次同有关部门进行协商,但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在合理补偿未果的情况下,政府与2012年12月29日和2013年元月三日分别两次组织公安、武警、执法大队,政府公务人员200余人由福安市政府副市长林志生带队,对我养殖基地的建筑物进行强制拆除,对鱼塘进行填沙,对鱼塘所养大黄鱼进行捕捞,等违法违纪行为(有现场录像为据)。”养殖户王先生告诉记者。

 

 在没有政府任何有关公示公文的情况下,强制征地。损害养殖联合体的利益,政府不正当的行政干预,严重侵犯了老百姓的利益,违反了国家“先补偿后征地”的相关法律法规等条例。

 

 强制征地给当地养殖户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

 

 “我们投巨资进行塘养野生大黄鱼养殖,看好的就是当地的特殊地理条件,系养殖塘养野生大黄鱼的最佳环境,并非网箱养殖,故经济价值特高,市场价值达到每斤200-300元,称“闽东第一塘”,即使按征地方承诺给我们的大黄鱼补偿30元/斤计,我们的损失单项就达贰仟捌佰余万元。

 

 依据辽宁大华水产资源资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大黄鱼价值肆仟陆佰余万元,海蛏价值贰佰玖拾万余元,红鲟价值壹佰仨拾万余元。”其中一位养殖户这样告诉记者。

 

 我们的承包期为46年,余40年的经济损失:按现征用的250亩计年租金就达贰佰余万元。按养殖野生大黄鱼来计,年利润可达贰仟余万元。我们的损失很大,这让我们觉得很委屈,但如果真是政府依照程序合法合理征地、治理海域,我们损失再大也会配合政府的工作,可是我们并没有看到政府拿出相关的法律文书,也没有什么公示告之群众,就开始野蛮强征,在强征时还有一人受伤。当地政府涉嫌滥用行政权力,仗势欺人,以权压法,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福建省沿海滩涂围垦办法》《福建省沿海滩涂围垦投资建设若干规定》《福建省海域使用补偿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无视我方对于鱼塘的使用、收益权,更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为儿戏,滥用行政权力,违法行政,严重伤害了我方的合法权益。”

 

 “我们一定要向政府讨一个合理合法的说法,否则我们将对抗到底,大不了一死,如果政府真要这样强征我们的养殖地,我们就都豁出去了,非搞个鱼死网破不成,我们总不能让知法犯法的政府得逞,胡作非为,打着整顿海域的旗号搞权钱交易的苟且之事,我们老百姓也不是好惹的。”其中一位养殖户这样说道。

 

 政府滥用公权 执法犯法 

 

记者在当事人提供的影像资料里清晰的看到:养殖地征地现场,身着公安制服的警务人员在指挥执法,其中一位养殖户双膝跪地意图阻止执法人员的强征,但现场的执法人员对该养殖户视而不见。福安市副市长林志生公然站在执法现场。

 


受伤养殖户被抬离现场

 

对此,记者曾采访到宁德市政府各相关部门。

 

宁德市宣传部告诉记者:“政府根本没有动用警力去养殖地强征,那些照片不真实。”

 

福安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我们过去那里,只是为了维护治安。领导安排,我们只能服从。”

 

公安机关功能的泛化,除了其自身对社会公众服务范畴的良性拓展,更大的成分是被权力差遣下的被动应付。在一个地区,公安机关作为政府行政执法部门,与其它部门有着各不相同的职责。如今很多地方,在许多事情都离不开公安的“警车开道”,甚至有些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也要动用公安警力来应对。似乎惟有公安的威严和震慑,才能让老百姓不敢轻易造次和违心顺从。可如果政府行违法之事,同样再动用武力,岂不构成执法犯法之嫌? 

乡、村领导带领政府官员进入强征现场

 

记者在调查此事中了解到:福清市贯行灯饰有限公司法人马妙花也就是我们文章中的一位当事人是名慈善家,曾多次默默的资助过多名贫困生的学业及生活问题。直到现在,她仍然在坚持着自己的慈善事业。用她自己的话讲:别人可以没有良心,我也管不着。但是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良心来说话办事,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在诸多地方上演的强征大战,均以百姓极端自残手段而公众于示,政府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指责时才略显窘态与拙状,但大部分的强征事件百姓总是默默受害一方,面对强势的政府百姓选择无助。孰不知,政府虽强征了地,却丢了民心,民心不仅有着历史宏观上的重要性,更是整个社会各种难题得以化解的基础。

 

所谓得民心,得天下,民众对政府的支持与信任不仅是中国社会稳定的根基,也是中国在越来越激烈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所在。

 

但在福建宁德福安市辖内发生的此类违法强征事件无疑给当地民心重重一击,如何对付这些尖锐的政府腐败现象,拿什么强有力的制度性措施对冲人们对政府执法部门的绝望,用什么暖人心的政策遏制人心向背的危机,这将考验着当地执政人的执政思路。

 

我们拭目以待亟待解决的福建宁德福安市辖内强征土地肆意侵占承包户合法权益事宜。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
最新评论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