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常委介绍

习近平

李克强

张德江

俞正声

刘云山

王岐山

张高丽
马 凯 王沪宁 刘延东
刘奇葆 许其亮 孙春兰
孙政才 李建国 李源潮
汪 洋 张春贤 范长龙
孟建柱 赵乐际 胡春华
栗战书 郭金龙 韩 正
杜青林 赵洪祝 杨 晶
工作人员查询
曝光与举报 >>
信访指南 >>
各省中心 >>
新书推荐
中国榜书艺术
为人处世要懂心计学
追梦
家是爱的窝
羊皮卷
家是爱之窝
谈判力(哈佛最为权威的
慢养:给孩子一个好性格(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书推荐 >

中国榜书艺术

来源:高层领导信息网  时间:2013-04-01 10:00 字体: [ ]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中国榜书艺术

 


 

著作内容提要

 

《中国榜书艺术》李力生著,全书约15万字,插图740余幅,约有432页,(上下两册)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中国榜书艺术》是专门探讨,研究“榜书”的专著。本书从名实入手,科学的确定榜书的定义。何谓榜书?是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榜书就是古时所有的“署书”。汉代许慎《说文解字·叙》指出“秦书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曰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八种之中只有大篆,小篆与隶书是书体,其余的五种是具有不同用途的字体形式。榜书(署书)的功能与特点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说文》中有关“书署”的内容得到佐证。“检,书署也”。“帖,帛书署也。”“扁,(今字为匾),署也。段玉裁在《说文》‘帖’字下有一小注:“木为之谓之检,帛为之则谓之帖,皆谓标题,(帖)今人所谓签也。”由此可知“署书”是不论书写在何种材料上都属于“标题”,署书(榜书)的第一功能就是“标题。”以此来推理,汉代的“碑额”和历代时期的牌匾都应该属于“署书”(榜书),因为他们都是在不同场合下起到“标题”作用。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榜书第二十四》中说:“榜书,古曰署书,萧何用以题苍龙,白虎二阙者也;今又称臂窠大字。”康有为在这里将臂窠大字归于榜书之列,因此“字径大”是榜书艺术的另一特征。

 

综上所述,榜书(署书)的艺术功能与特征有二:一是具有标题性;二是字径大,凡具备二者之一者均可称之为“榜书”。

 

中国榜书在各个历史时期,由于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与社会风尚的不同,榜书所表现的特征与功能也不同,经过对榜书历史的实际考察,客观的分析和科学的归纳,确认中国榜书艺术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历史时期内,我们可以将它概括为四个时期。

 

1,异彩纷呈的两汉碑额与摩崖艺术;

 

2,动人心魄的魏晋南北朝摩崖艺术;

 

3,承上启下的隋唐宋辽的碑匾艺术;

 

4,遍地开花的明清迄今的牌匾艺术;

 

为了便于读者研习和创作;为了增加榜书艺术的有关知识,特意增加了两个副题并作了简明扼要的叙述:

 

5,榜书的临习与创作;

 

6,古代牌匾的艺术形式。

 

《中国榜书艺术》一书,其重点放在上述四个科研课题上,从历史背景,社会时尚,历史遗产等方面入手进行研究。把关于“榜书的临习与创作”问题放在后面,从安排次序,文字的数量上就可以让读者知道,重点所在是对榜书这一课题的理论研究上,而不是一本普及榜书技法书籍。

 

本书在占有大量历史资料的前提下,仔细阅读前人对榜书艺术有关的历史文献,对榜书在各个历史的状况与特征,认真的进行历史的分析,客观的评价,科学的划分,使人们对2000多年浩如烟海的历史遗产有了条理认识。“异彩纷呈”点出了两汉时期“碑额”的艺术风采;“动人心魄”显示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摩崖的艺术魅力;“承上启下”道出了时代的变迁,榜书也因时而异;“遍地开花”形象的说明牌匾艺术在社会生活中的深入与普及。

 

《中国榜书艺术》一书,在论述过程中,以“榜书”艺术为中心,同时还辐射了与“榜书”艺术一些紧密相关的课题。

 

首先,榜书艺术的历史,自秦汉以来,一直继承,发展,至今不衰。历代帝王大臣,文人墨客,学者名流对榜书多有涉猎,其墨迹刻石遍及中华大地,历史遗产极为丰厚珍贵。

 

其二,榜书艺术的文字内涵高雅深奥,其“文字大多出自哲人书家之手,精炼,凝重,寓意深邃,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它是我国文字语言中最醇厚,最璀璨的精粹”。引自《北京名匾》序齐心撰文。观看这些匾额的同时,不单欣赏了他们的墨宝,领略中国古典文学,古代诸子百家的经典思想与文化,我们还能从《帝王御书匾》中接受很多治国安邦,修身养性思想理念。从《文化名人匾》中领略到匾额的文化内涵,学习文人高尚情怀,抱负与品格。

 

其三,榜书艺术的实用性很突出,它与建筑艺术,自然风光浑然一体,榜书艺术的独特光彩使建筑艺术更加瑰丽,彼此交相辉映。在皇室宫阙,风景胜地,名山摩崖,坛观寺庙,市廛店铺,家族宗祠……都可以看到榜书艺术珍品大放异彩,形成一道道多姿绮丽的人文景观。中国榜书艺术,不管是“摩崖”还是“牌匾”它们都是环境艺术的点精之作。中国的古典建筑艺术,不管是亭台楼阁,还是宫廷殿宇,如果没有“匾额”就如同人失去了眉目,有黯然失色之感。陈从周先生说得好:“匾额是人之须眉, 为不能少的一件重要点缀品”。

 

其四,榜书艺术由于它的艺术特征所决定,虽然都属于书法艺术范畴,榜书艺术本身则有它与众不同的要求与规律,这正是我们学术研究的课题。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榜书第二十四》开篇就说:榜书“作之与小字不同,自古为难。其难有五;一曰执笔不同,二曰运管不习,三曰立身骤变,四曰临仿难周,五曰笔毫难精。有是五者,虽有能书之人,精熟碑法,骤作榜书,多失故步,盖其势也。”康有为这一番话只是从榜书技法而言,已感到难处。若从榜书艺术实地考察,我们就会知道,榜书作品绝大部分是在高山、楼阁、厅堂……绝大部分榜书作品都是远观,而不是近看,这就产生视觉力消减问题,正因为如此,书写榜书时适合采用浓重笔墨。榜书大都方在公众场合,最适合用楷书而不适合篆书和草书。

 

 今天,把“中国榜书艺术”立为课题来研究其意义深远。中国榜书艺术因历史久远,日渐散失,毁坏。为了使中国榜书传之久远,造福后代,我们有责任唤起民众对榜书艺术倍加关爱,保护,更加珍视中国国粹,使祖国历史文化遗产在今天发扬光大。学者冯骥才在《‘古风’的内涵》一文曾经这样讲到:“唤起民众的文化自爱与自珍乃是文化保护最关键的前提。”我撰写《中国榜书艺术》这一本书,就是期望,使这一古老艺术不但能传承于后世,更期望能服务于今天。——李力生

 

 


网站导航 >>